面對超高齡社會,我們準備好了?

高齡化是全球趨勢,台灣步入超高齡社會的速度超乎預期。

據行政院報告統計,2023 年台灣 65 歲以上長者人口數超過 429 萬,佔總比例 18.4%;國發會人口推估報告則指出,依台灣人口老化速度,至 2026 年,整體人口比例中 65 歲以上的長者人口數就會突破聯合國對超高齡社會所定義的 21 %, 而 2039 年 比率來到 30%[1]

至關重要的銀髮照護服務

從老年人口的比例與成長速度來看,老人照顧與長照服務已然成為社會不可忽視的重要議題,這些長者可能是我們的父母、祖父母,或身邊的鄰居、朋友,甚至是未來的自己。

老人照顧與長照服務(圖片來源:Pixabay 圖庫)

然而,長照產業也面臨著許多問題。

想像一下,你的鄰居奶奶每天都要依賴家人或者居服員的幫助,才能完成日常生活。雖然她有一個堅強的家庭支持,但隨著年紀的增長,照護需求也變得越來越大,這給家人帶來了不小的壓力。他們總是擔心奶奶是否能夠得到足夠的照顧,然而,家中的經濟無法負擔更多的長照服務時數,現況也不允許家人放棄工作,全職在家照顧奶奶。

若你的父母已經退休,但他們的健康狀況卻越來越讓人擔心;他們可能需要定期的醫療檢查、藥物管理,甚至是居家護理。然,隨著長照服務的人力短缺和培訓不足,找到合適的居服員變得越來越困難。

長照3.0改革在即,給付標準止於7年前

如此亟需照護專業人才投入的長照產業,雖相關從業人員在 2016 年至 2022 年間已有顯著成長,照顧服務員從 2 萬大幅增至 9 萬多人,其中更有 5 萬人是居家照顧服務工作者,仍無法滿足現階段社會的長照需求。近年政府積極推動長照改革,2024 年正式進入長照 3.0 階段,落實居家醫療與長照接軌亦是改革一大重點,顯示居家照顧服務在整個長照體系中的重要性。

隨著社會結構的轉變,長照需求持續增加。長期接觸第一線服務單位的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涂心寧認為,長照政策仍缺少足夠的滾動性調整。以工資為例,最低薪資 7 年來成長幅度達 4 成,論其他勞動條件、民生物價也隨社會快速變化;反觀長照給支付標準卻 7 年從未變動,著實讓人難以相信整個長照體系的供需及資源分配還維持在最佳狀態。

難以保持的供需平衡,和體制內部的不平等,皆加深了長照產業內的成長壓力,同時影響長照產業的積極性、專業性。制度的僵化,導致人才流失問題日益嚴重;評鑑制度的不完善影響到服務品質的專業度。

如今,長照產業正處於關鍵的轉折點,面臨挑戰與機遇並存的局面。政府、從業人員、機構以及社會各界須並肩合作,共同推動制度改革,讓每一位需要長照服務的人都能夠得到最完善的照顧與關懷。

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建立一個更加健康、幸福、安心的高齡社會。

準總統賴清德於競選期間曾以 「2024 國家希望工程」提出長照 3.0 相關選舉政見
準總統賴清德於競選期間曾以 「2024 國家希望工程」
提出長照 3.0 相關選舉政見(圖片來源:中央社

註解

[1] 2026、2039 年數據係由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2022 年至 2070 年)」之中推估。

參考來源

1、內政部戶政司 全球資訊網 – 三階段人口及扶養比

2、國家發展委員會 – 高齡化時程

3、長照給支付標準7年未動 專家籲長照3.0改革5點缺失